辰-万年求勾搭

阿辰透明文手开学长弧潜水不定期诈尸中

APH/杂食党/黑篮/青黄/紫赤/双黑太中/快新/沉迷ac秀业不能自拔/业君最帅业君俺嫁

【秀业】你他妈连狗都不如

还请学秀厨轻点殴打我……


01

浅野学秀是被冻醒的,他觉得自己好像忘了关窗户,要知道一月份的寒风呼呼地在耳边吹可不好受。


然后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面前杵着一个大垃圾桶。


他非常确定自己的房间里不可能出现这种东西——环顾四周后他更确认了自己的想法,头顶的蓝天白云及面前富丽堂皇的别墅,一切都告诉他自己不是突然穿越就是被亲爹给半夜偷渡到这里来了。


然而这还只是噩梦的开始。


下一秒,他微微抬手想遮挡头上灿烂过分的阳光,然后他惊恐地发现自己伸出的根本不是手,而是一只……一只……一只毛茸茸的爪子。


这他妈是什么玩意!


浅野学秀想要掐一把自己的脸,然后他发现自己的脸上——天杀的也是毛茸茸的!他想要跳起来,然而现在的身体似乎只能支撑他在地面上四脚站立。


手脚——或者说是四爪并用地爬到垃圾桶旁的一个水坑前,水面上映出的是一张毛茸茸的大脸,两条耷拉着的耳朵以及一双惊恐的紫眼睛。毫无疑问,水里映出的是一条狗。


浅野学秀悲愤地仰天长啸——谁来告诉他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于是在一个富人街区的一座别墅前,一声响亮的犬吠霎时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嗷汪——汪汪汪!”


02

    花了五分钟浅野学秀才勉强冷静下来,并接受了自己现在这个见鬼的身份——当一条狗,噢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想杀人。


下一步得确认自己现在身处何地。


浅野学秀眯起眼睛再度打量面前的别墅。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栋建筑物及路牌上的街名似曾相识。也许是哪个同学或是熟人的家?这个念头就像一簇希望的小火苗在浅野学秀的胸腔中跳动。


似乎是感应到了浅野学秀心中所想,下一秒,房子的大门突然敞开了一条缝。而正当浅野学秀满心欢喜地探出头去想要更仔细地观察从门里走出来的人时,他那个该死的、长长的、嗅觉灵敏的鼻子闻到了一股极其熟悉的味道,这股味道联想到的人使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就像要验证他心中所想的那样,一个人影闪了出来——


少年一脸明显没睡醒的样子,大半张脸都缩在围巾里,未经打理的红发有些乱糟糟地堆在脑袋上。他转过头看到垃圾桶旁的生物,略带困惑地眨了眨那双鎏金色的漂亮眼眸,正对上浅野学秀的视线。


哦我现在不想杀人了还是让我自杀吧。这么想着浅野学秀悲鸣了一声,并把鼻子埋进了毛茸茸的前爪里试图做出一个捂脸的动作。


03


要说浅野学秀变成现在这副样子最不想给谁看到,有两个人荣登榜首。


一个是他那个便宜爹。要是不幸被看出来这条狗特么是自己的龟儿子,浅野学峯对他的嘲讽肯定又能上一个台阶。


另一个就是面前的赤羽业。


要说浅野学秀对赤羽业的感情那也是够难形容的,明明怎么看都是个笑容碍眼性格欠扁的家伙,却偏偏让人难以心生恶感;每多一次接触心中想了解他的欲望就增大一分,直到这欲望膨胀成一股完全陌生的感情将他重重包裹。学校里哪个明眼人看不出来浅野会长与他的小宿敌间那若有若无的丝丝暧昧——哦也许除了赤羽业自己,不得不说在其他方面均可与自己匹敌的少年在情感问题上却是出乎意料的迟钝。浅野学秀曾想要是高中毕业了他们还是没有实质性进展,那一定是因为赤羽业迟钝到根本发现不了他的表白。


所以你懂的,在自己的宿敌兼暗ming恋对象家门口以一条狗的形态出现,这绝对是优等生浅野同学人生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不堪没有之一。


不管如何好歹是个熟人,还是去接近一下吧,这么想着浅野学秀直立起身子,然后他发现赤羽业正用一种奇妙的眼神打量着他——


喂我不求你能用多友好的眼神看一条狗,但你起码用看生物的眼神看我吧,这一脸“这他妈什么玩意”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赤羽业:“……这他妈什么玩意。”


浅野学秀简直要痛哭流涕,该说我和你太过心有灵犀吗宿敌。


赤羽业只是打量了垃圾桶旁的那条金毛犬两眼便打算扭头离开,然而下一秒,他突然发觉自己的裤脚被什么东西给拽住了——


他回头,原本缩在垃圾桶旁的狗此刻牢牢地咬住了他的裤腿,正睁着亮亮的眼睛看着他呢。


tbc.


欺负学秀欺负的我好爽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57)
©辰-万年求勾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