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辰__开学长弧

阿辰透明文手开学长弧潜水不定期诈尸中

APH/杂食党/黑篮/青黄/紫赤/双黑太中/快新/沉迷ac秀业不能自拔/业君最帅业君俺嫁

中考,沉迷学习取关随意

【秀业】Memory

在七夕这天赶出来的贺文……
学秀失忆设定,大概算是借梗?把这种快烂掉的老梗再拿出来玩的可能只有我了(捂脸)
文渣轻喷

01
浅野学秀失忆了。
.
虽然这很突兀,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他忘记了几乎一切,包括自己的身份、学校、职位、朋友及家人。
.
四英杰无一例外地感到悲伤,会长突然什么都不记得了那谁来处理学生会的公文啊。
.
“会长会长,这是几?”榊原莲翘起两根手指一脸期待地看向浅野学秀。
.
“我只是失忆,不是变成文盲。”浅野学秀冷冷开口。
.
“……”榊原莲无语凝噎半晌,不死心地再度开口,“那会长,你记得我是谁吗?”
.
浅野学秀直接丢给他一个怜悯的眼神,“如果我还记得的话,那还能算是失忆吗?”
.
“……”
.
剩下三位英杰齐齐蹲墙角,会长失忆之后似乎就把内里的暗黑属性暴露了这可怎么办,这下绝对不能放他出去见人了啊。
.
“记得我身后这仨吗?”
.
“不记得了。”
.
“记得理事长吗?”
.
“不记得了。”
.
“……浅野学秀你总该记得吧?”
.
“那是谁?”
.
“……”
.
看到办公室里的四人齐齐冲自己露出一片空白的表情尔后默契地开始呼天抢地,浅野学秀皱起眉转头向窗外望去,自己失忆前究竟是多蠢才会让这帮咋咋呼呼的家伙跟着自己做事。突然一片耀眼的红引起了他的注意力,穿着白衬衣的少年自窗边轻快地一闪而过,红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一瞬间大脑内记忆的某个奇节点似乎突然打开了,然后一个陌生却似乎又无比熟悉的名字蹦入他的脑海。它在浅野学秀的耳畔萦绕了一遍又一遍,其周身似乎都充斥着一种奇异的光环。
.
小山夏彦一抬头就看见自家会长盯着窗外出了神,而视线所及之处是……赤羽业?他暗骂一声这家伙怎么偏偏挑这种时候过来,正想着如何把他支走又能不引起会长注意,就听见浅野学秀缓缓吐出了一句令他无比震惊的话:
.
“那个人……是叫赤羽业吗?”
.
02
赤羽业现在感到非常无辜。
.
就在他来到学生会室附近想要日常对自己的宿敌兼暗恋对象进行一下小小的骚扰时,门毫无预警地打开了,五英杰之一小山夏彦走了出来深情地凝望着他,其眼中几乎满溢而出的悲伤一度让赤羽业以为对方的目的是前来吊唁。
.
然后赤羽业就被带进了办公室顺带被托付了一个失忆的学生会长。
.
“你是说这家伙失忆了然后还记得我的名字?”他看向一脸茫然的浅野学秀以及站在他旁边的小山夏彦,后者则一脸沉痛地点头:“没错,虽然目前为止还搞不清状况,但是……所有人里面他只记得你一个了,他可是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
Excuse me 我就是闲着无聊来学生会门前逛一圈咋就摊上这么件事呢?什么老梗不好用为啥偏偏要用失忆啊?赤羽业的内心开始疯狂弹幕刷屏,他看着一脸“你摊上大事了”的濑尾智也和一旁哭喊着“为什么会长记得不良却不记得我”的榊原莲,不忍直视地闭上了眼睛,不得不说五英杰除了浅野学秀外简直个个辣眼睛,没有弹幕护眼简直看不下去。
.
然后他意识到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等等这不是你们把他丢给我的理由!”
.
“你以为我们想,”小山夏彦一脸无奈地摊手,“现在会长除了你谁都不记得了,让他和你一起有助于他慢慢地恢复记忆,反正你就先带他去一些以前他经常去的地方或者和你们的记忆有关的场景,看他能不能想起来一点嘛。反正现在已经是放学后了,马上周末,学校里人不多你带他随便转转呗。”
.
好像很有道理……个鬼啊??说得像是散个步一样轻松,你以为是遛狗哦?说到底只是不想管这个烂摊子才丢给我的吧你们之间的同僚情谊呢?他看着四英杰丢下一句“好好照顾会长哦”便迅速开溜,又看向微微垂头看向他的浅野学秀,最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走吧,浅野会长。”
.
向前迈开脚步,看到身后的浅野学秀亦步亦趋地跟着自己,再联想到小山夏彦“他只记得你一个人”的言论,赤羽业是不会承认他内心其实有那么一丝……窃喜的。
.
03
“记得这个体育场吗?上次你就是在这儿被我们E班给推倒的,呃不不是那种推倒是倒棒比赛。”
.
“……不记得了。我们一起比赛过吗?”
.
“那记得这栋图书馆吗?你们A班的似乎总在里面自习,不过我们班基本进不去就是了。”
.
“完全没印象。”
.
“这是理事长的办公室。其实你可以直接跟着他走的,要不我把你送进去吧?”
.
“不行。我连理事长到底是谁我都不知道。”
.
“……”
.
“现在我就认识你一个,你跑了就相当于把病人丢下不负责任你知道吗?”
.
“……”你又不是小姑娘老子干吗要对你负责,这人怎么失忆了还是这么欠揍呢,赤羽业默默地想。
.
“对了,这间教室你记得吗?”赤羽业指向左手边的一间空教室——那是他第一次在考场上打败浅野学秀的地方。
.
“……”浅野学秀盯着那间教室看了很久之后缓缓开口,“虽然不记得了,但总觉得有一种很想把它拆掉的感觉。”说着他转头看赤羽业,“是我和这间教室相关的记忆导致的吗?赤羽君你知道吗?”
.
“……不知道。”赤羽业心想你不都失忆了吗这么记仇是闹那样啊,想着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不过你还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啊。”
.
那些一起度过的下午、比过赛的考场,也都不记得了啊。
.
“我记得你,你叫赤羽业。”浅野学秀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直盯得赤羽业脸上泛红,“不过我有一点有点好奇,赤羽君。原来的我……我是说,失忆之前,我们是什么关系呢?”
.
赤羽业张嘴欲言,却又僵住了。
.
是啊,他们是什么关系呢?
.
说是同学,他们根本不在一个班级。
.
说是朋友,可他们几乎从未和平相处过。
.
说是宿敌,你见过有哪一个人会暗恋着自己的宿敌吗?
.
“……”完全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难道他要说嘿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暗恋着失忆前的你哦。最终赤羽业挫败地垂下头,“大概算是,校友吧。”
.
“只是校友?”浅野学秀皱着眉偏头看他,“那为什么我会对你的印象那么深刻——深刻到失忆后还记得你?”
.
鬼知道为什么啊因为你记仇呗,所以才这么深刻地记着在你眼里毫无疑问是宿敌的我。赤羽业一时间找不出一句合适的话来答复,就在此时他的脑海里突然跃入一个大胆又危险的念头,这个念头疯狂到让他想要赶紧把它从脑中驱逐出去,但它像一株疯狂的植物,瞬间在脑中扎根疯长——最终,赤羽业的嘴不受控制地张开,吐出了一句让他自己都震惊不已的话:
.
“的确不只是校友。”
.
“我们还是……还是恋人。”
.
04
赤羽业现在很想给自己来上两个耳刮子什么的,然而这个想法并不能成立,要知道他一向自尊自爱。
.
就在两个小时前他向浅野学秀“披露”了二人虚假的恋人关系后,浅野学秀吃惊地瞪大双眼然后……毫无异议地点头接受了。他对这个身份似乎过渡得极其自然,就像此刻他要求了前往赤羽业的家中之后又一路牵着他的手,虽说这条路上人不多但赤羽业的脸还是禁不住阵阵热气蒸腾。
.
“业我以前去过你家吗?”浅野学秀偏头问他——天啊你什么时候连称呼都变了对这个身份就适应得那么快吗,赤羽业不由得闭上眼睛深深叹气。
.
你知道这样我会当真的吗。
.
就像是明明潜意识里已经意识到自己身置梦中的梦者,却被这场梦的华美恢弘吸引得越陷越深不愿醒来。但梦终究有要醒的一天。等到浅野学秀恢复了真正的记忆他又会对你这个心思阴暗龌龊的骗子怎么想呢赤羽业,就算短时间内他恢复不了,当有旁人告诉他你失忆期间最信任的人其实一直在骗你的时候,他又会怎么想呢。这么想着,赤羽业不由得捏紧了拳头。
.
可心底最阴暗处却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在小声地恳求,就算这份温暖是虚假的也好,至少……至少现在,在他还未恢复记忆之前,小小地享受一下吧?
.
——真是罪恶。
.
自己简直太罪恶了。
.
“业?”注意到他的不对劲,身旁人再次出声询问了一遍。
.
“……没什么。”赤羽业回神,“去过啊,只是你大概不记得了吧?”
.
当然去过,怎么可能没去过。
.
那一次他发高烧到39℃,根本没力气打电话给学校请假,家中空空荡荡连一包感冒药也没有,只能闷在被子里倒头大睡。谁知老师同学都对他如同日常行为般的翘课不以为意,最终来探望的竟然是因为他没有去学生会捣乱而感到疑惑前来的浅野学秀。
.
当时他几乎耗尽全身力气去开门,浅野学秀了解情况后吓了一大跳,着急地跑上跑下给他买药煮粥,又扶他到床上躺好休憩。他烧得迷迷糊糊无知无觉,导致醒来后脑内相关的记忆只剩浅野学秀小心翼翼的动作与温柔的眉眼,连他什么时候走的都不清楚。
.
    也是那时他才头一次意识到,原来他的宿敌,还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
——只是,你连这个都忘了。
.
等你回想起来的时候我要怎么面对你呢,赤羽业闷闷地想。
.
05
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床板,赤羽业在发现自己完全睡不着之后叹了一口气。
.
从早上醒来就一直心神不宁的,大概是由于欺骗人的负罪感吧?
.
昨天带着浅野学秀参观过自己的房子之后顺便让他在这里用了晚餐,然后赤羽业发现了一件极其糟糕的事——他不知道浅野学秀家的地址。当然,浅野学秀自己也不记得。大概他消失一天的话理事长也不会在意什么的,这样想着赤羽业干脆就让浅野学秀住进了自家的客房。
.
然后今天清晨他不小心醒早了,一想到今天是周六赤羽业就决定再睡个回笼觉,毕竟周末对于嗜睡的赤羽同学来说从来都是个用来补觉的好时候。可是在翻来覆去尝试了各种入睡姿势后他发现……自己似乎睡不着了。
.
正当他想着要不要干脆起床的时候门被敲响了,这个时间点来敲自己卧室门的毫无疑问只有一个人选。这下不想起床也得起了,赤羽业无奈地起身去开门。
.
门外站着一身正装的浅野学秀,赤羽业低头瞅瞅自己松松垮垮领口大敞的睡衣想这反差也太TM强烈了吧。对方不知为何看着表情极其严肃,简直称得上是……紧张?
.
 “那个,业……我的记忆、恢复了。”浅野学秀清了清嗓子开口,“多谢你昨天的帮助。”
.
赤羽业的心猛地一沉。他都知道了……自己一直在骗他,还是怀着此种肮脏龌龊的心思在骗他。他张了张嘴,干巴巴地说:“……是吗、恭喜。”
.
“咳、另外,关于昨天你说的话……”浅野学秀抿了抿嘴,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般再度开口。
.
噢是啊我昨天骗了你你要怎么对我呢,愤怒,难以置信,失望,抑或是远离?赤羽业垂下眼帘,他简直不敢听接下来的话。
.
一只手环住了他的腰,赤羽业诧异地抬头,看到浅野学秀骤然拉近的面孔——那双平日里毫无波澜的紫色眼眸,此刻盈满了喜悦、以及另一种不知名的温柔情绪:
.
“我可以、把它当真吗?”
.
Fin.

其实这个梗来源于某篇小说……大致剧情就是女主在男主失忆时骗他说两人是情侣关系……反正这梗已经挺老了我不介意再拿出来玩玩……
米娜桑七夕快乐!也请秀业二人以后也尽情地虐狗吧❤

这儿是新人阿辰,求评论求鼓励求互fo【够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118)
©阿辰__开学长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