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万年求勾搭

阿辰透明文手开学长弧潜水不定期诈尸中

APH/杂食党/黑篮/青黄/紫赤/双黑太中/快新/沉迷ac秀业不能自拔/业君最帅业君俺嫁

【秀业/中篇】Jiilted 01

我竟然真的产出了后续!

欧美文风尝试(然而我好像失败了

没啥关系且画风不一的前篇:00

01

       在我玩消失大概一周后中村莉樱找到了我的临时狗窝。她气势汹汹地用她的华伦天奴踢开出租屋吱嘎作响的木门,然后穿过四处散落的酒瓶,将高跟鞋的跟往我脸上狠狠来了一下。其时我正躺在沙发上试图构思新作品。是的,尽管我的精神状况已经如此糟糕,我仍然没忘了把之前登在杂志上那篇连载的最后几章通过笔记本发给中村——也许这就是我的新地址被她掌握的原因,说不定她通过那封邮件查到了我的IP地址。


       “我的天啊,你真该看看你这样子。”她随手捡起一个空酒瓶往我头上砸了一下,力道之大让我很想爆一句粗口。然而我清楚地知道这时候如果反抗只会招致她更大的怒火,所以我识趣地闭上了嘴。


       “你知道你有多傻逼吗,”她瞪着我,“你简直是我见过最傻的人。”


       “不我不是,”我揉着头上被击打过的那处伤,一边呻吟着,“有寺坂垫底我不会是最傻的那个。”


       “傻大个可不会为了一次分手要死要活,”她提着我的衣领迫使我站起来,同时再次提起手中的瓶子给我来了一下,“现在,站好。一次失恋就能把你弄成这样——真搞不懂你们这些搞创作的,神经兮兮。”


      我试图提醒中村当年小渚和茅野订婚时她趴在我肩上哭了近三个小时濡湿了我一整件衣服的光荣事迹,但是后面想想还是放弃了。中村盯了我好一会儿,我试图表现出一副潇洒自在、与平时毫无二致的形象,但很显然我失败了,因为她叹了一口气把我摁到沙发上坐好握住我的手,我在她眼里看到了再明显不过的对傻逼的怜悯和对一个心碎者的同情。


      她拨了拨我四处支楞的乱发,用稍微温和一些的口气开口道:“好了,振作一点,男孩。现在,告诉我你们分手的原因。是他踹了你吗?(Is he dumped ya?)”


       “不,不是。”我吞了吞口水,试图用冷静而富有条理的文字解释这一切,但脑中的字句就像苍蝇一样乱飞致使我无法抓住它们,“事实上,是我提的分手。他同意了。就这样。”


       “就·这·样?”中村狠狠地瞪着我,“我是要你解释原因。是你要分手的话为什么你看上去跟被踹了似的?”


      我顿了一下,“他回国的时候我去机场想给他一个惊喜。结果看见他和一个洋妞在接吻。”


       “哇哦。接吻?”中村挑挑眉,换上一副故作期待,令人十足恶心的表情凑近我的脸,“French Kiss?”


       “个屁。如果真的看见他们这么做我不保证不会操刀砍了他的蛋蛋。”我愤怒地回看她,“说真的,你那么在意细节干嘛呢?我没看清,也许是亲了脸颊或是别的什么——但反正就是亲了。操他妈的。你别逼我回想了好不好?”


       “你没看见怎么就知道他们亲了还偷情了。”中村在我身边坐下,“说不定那是一个纯洁的吻,外国人流行的那一套什么的。你就这么确定他劈腿?还直接提了分手?拜托,他以前怎么宠你的你当我们没看见吗。”


       “谁知道呢。”我耸耸肩试图摆出一副轻松的表情,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无可抑制地低了下去,甚至可称其为软弱。我曾以为此种情绪永远不可能出现在我身上。“谁知道他现在变成怎么样了,去德国两年连女人都敢往回带。说不定我们那时候的感情其实真的挺脆弱的,你看连我说分手他都马上答应了。”


      中村沉默了一会儿轻轻伸手揽住了我的肩。我望着她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我视线所及之处突然变得一片模糊,然后我意识到那其实是我在流泪。自分手后迟到了七天的泪水,此刻它们如决堤般失控地涌出。在中村面前我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我溃不成军。


      她把我的头按在她的肩上,用瘦削的有些过分的肩胛骨抵着我的太阳穴。


       “别哭了。”她低声道,“别哭了,业。”


TBC.

吃我业樱友情向安利xx

虐业虐的我有点爽

我保证这文是HE,真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48)
©辰-万年求勾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