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辰__开学长弧

阿辰透明文手开学长弧潜水不定期诈尸中

APH/杂食党/黑篮/青黄/紫赤/双黑太中/快新/沉迷ac秀业不能自拔/业君最帅业君俺嫁

中考,沉迷学习取关随意

【秀业/短完】曾经

看之前我只有一句话要说。

不要被标题和开头给骗了啊啊啊!

 

01

 

“他曾经是我的男朋友。”

 

对面人一脸平淡地开口说道,伸手指了指坐在自己身旁的红发青年,后者则别过脸去,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所以这算什么,出柜宣言?而且还是分手后的出柜宣言?

 

女记者觉得自己心情很凌乱,夹杂着震惊茫然……还有一丝莫名的激动。

 

接到这两位商界新贵同意采访的邮件是在三天前。这是两人第一次接受杂志采访,她心情的激动自然不必描述。谁都知道A&K公司的两位董事是个传奇,在短短五年内将公司做至如斯地步的,恐怕他们是第一人。能请到这类大人物,对进一步打响杂志名气肯定助力颇多。

 

就在她大致结束了对公司概况、创业史及发展规划的询问后,她抱着开玩笑的心情问了一句“方面透露一下情感方面的私生活吗”,然后——即收到了上述回答。

 

虽然这么做有违杂志一贯的严肃性,但是……

 

女记者舔了舔有些干枯的嘴唇,掏出录音笔,重新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

 

“那么,不知二位是否愿意透露一下细节呢?”

 

02

 

 “虽说如此,但要从头说起的话还是没什么头绪——大概是因为认识太久了,”浅野学秀率先开口,带着沉思的表情摸了摸下巴。“从国三算起,已经有十一年了吧?”

 

“对啊,那时候你是学生会长,我是E班生。”赤羽业露出一丝嘲笑的神色,“你那时候还真是个讨厌的小鬼,拼命装腔作势。”

 

“彼此彼此。你的性格也很难搞。”浅野学秀的唇边浮起一丝浅笑,对着女记者开口道:

 

“刚认识的时候我们的关系可是相当恶劣,天天想着把对方踩在脚下。虽说他是最差的班里的学生,但不论头脑,才智还是成绩一点都不逊色于我。那时候我与其说是讨厌他,不如说是全身心都系在和他一决高下上了吧——现在回想起来,在我们关系还很差的时候我就已经很钦佩他了。”

 

“你好自恋,再说我明明就赢过你了。”他身旁的人凉凉开口,脸颊却带上了一丝红晕。

 

“只有一次。”

 

“最能显现水平的那次。”

 

“咳……”看着二人不知为何开始斗嘴的幼稚行径,女记者尴尬地开口打断,“然后呢?后来发生了什么?”

 

“后来我得知,他居然要为了我留在这所中学的高中部,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开心得不得了。我告诉自己,那肯定是因为我们未决的胜负吧。”

 

“我也不是为了你留的啊!当时明明只是单纯的想要继续比试而已!”

 

“哦,是吗?”

 

“啊那个……不好意思……”女记者一脸巨汗地再次出声。

 

红发的青年愤愤地瞪了他的同伴一眼,开口道:

 

“高中的时候,我们的相处模式也和国中基本没变。后来毕业,大学四年我们就渐渐没有联系了。”

 

“有一天晚上,他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自己在美国,问我要不要一起开公司。”

 

“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给他打电话,只是心底突然很希望他能来。那时候他的理想职业原本是政客的,所以我也只是不抱希望地问了一下——没想到,第三天凌晨,我就接到他的电话,让我去接机。”浅野学秀接上赤羽业的话头,笑容深了几分。

 

“以前一直在互相挑衅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们居然还能合作。但不知为何,大概是彼此的性格和步调都很一致吧,我们竟然默契得不可思议。”

 

“后来,公司就在我们的联手合作下变成了现在这样——至于具体过程,您应当已经在前面的采访过程中了解了吧。”

 

“是的是的,”女记者点头如捣蒜,无法控制自己的好奇心,“那么这五年请问二位都是怎么相处的呢?”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租住在纽约的一间公寓里,只有一个卧室和一张沙发,每天晚上都得猜拳决定谁来睡那张床。但是客厅太冷,半夜的时候常常挤上同一张床。就算后来钱已经足够换一个有两间卧室和暖气的住处,我们的习惯也没有变。”

 

“是这样啊。我还以为那是因为你当时就暗恋我了,所以才想爬我的床。”橘发男子笑容恶劣。

 

“你少自恋。”

 

“那时候的办公室很小,四处都是灰尘,请不起清洁工,业就每天打扫一遍,现在我们的办公室也还是没有清洁工。”

 

 “总之,我们大概就是这样一步步相互扶持着走过来的吧——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把所有信赖、感情乃至心意都交付与他了。”浅野学秀微笑着说,手掌轻轻交叠在身旁人的手上。

 

“是这样啊——”女记者一脸羡艳,“可以请问一下,是谁先告的白吗?”

 

“咳”先前一脸淡定自若的红发青年突然发出一声咳嗽,面色通红地站起来说了声“我去泡茶”便踩着急促的脚步离开了现场。

 

浅野学秀“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啊,告白是业先做的——那天我走进我的办公室时,就看见桌上放着一束玫瑰。我去问业,他一脸无所谓地抬起头说,大概是你哪个爱慕者吧。”

 

“然后我就揽住他说,那么我接受你的爱慕了。”

 

对着女记者略显不解的眼神,浅野学秀面色带笑地进一步解释道:

 

“他不知道,我办公室的钥匙,除了我之外只有他一个人有。”

 

03

 

“交往后二位的感情生活还稳定吗?”

 

“这么说吧,原本就是关系无限接近爱人的伴侣一样的存在,怎么可能会不稳定呢?”

 

“那么,”女记者小心翼翼道,“虽然冒昧,但想请问一下,既然感情生活很稳定,那为什么会分手呢……?”

 

她抬起头,看到了浅野学秀故作茫然的姿态和刚刚返回的赤羽业努力憋笑的表情。

 

“从来没有分手这回事啊。”橘发男子脸上盈满笑意,举起身旁人的手。

 

十指相扣,无名指上一模一样的戒指闪动着光。

 

“曾经是男朋友,现在是日本法律方面承认的合法伴侣。”

 

“………………”

 

浅野学秀一边笑着一边将刚刚赤羽业放在他手边的茶悉数倒进水槽,“您觉得,除了我还有谁能完全掌握他往茶里放芥末的频率?”

 

“你不也一样,除了我也没有谁能忍受你这种扭曲的性格和占有欲了吧。”

 

女记者眨了眨眼睛,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刚刚赤羽业将茶放在她手边微笑着说“您请用”时浅野学秀一瞬间锐利的目光。她低下头,发现面前茶杯中的液体不知为何弥漫着一股诡异的香料味。

 

果然,她默默地想,这两位还是不要放出去祸害其他人的好。

 

05

 

目送着女子一脸满足地离去后,赤羽业瞬间转头瞪向自己的合法同性伴侣:“为什么突然要告诉她?”

 

“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不也配合得很好?”浅野学秀毫不避讳地回看他。

 

赤羽业伸手揽住他的腰,语气中带上了几分故作兴奋:“Hey浅野君我们不如来猜猜明天的商业头条是什么吧——A&K公司两位董事双双携手出柜?——等等你干嘛!”最后一句话的语气陡然由调侃变作慌乱。

 

浅野学秀回抱住他,将他整个人压在沙发上,居高临下地微笑:“这个标题不错,我很喜欢。”

 

说罢他俯下身,在唇齿相接前低喃到:“我就喜欢这种向全世界宣告你已经被我承包了的感觉。”

 

“等等——”赤羽业在一个亲吻的间隙喘着气奋力顽抗:“这张沙发刚刚那个女记者坐过!”

 

“这间会客室里唯一能躺的就是这张沙发。还是说你更喜欢在茶几上做?”

 

“……算了算了。”

 

赤羽业妥协地说,他伸出一只手勾住浅野学秀的脖颈然后扯开了后者的领带。

 

Fin.

 

这里是已经弧了太久的阿辰……

寒假应该会恢复更新频率的吧,不过因为我今年就要中考所以可能不会很有空……真是对不起TT总之请各位多谅解

这个梗我一直非常想尝试,总算试着写出了秀业一起创业的梗,希望我的文笔没有太辱没这个梗TT

附上原笑话出处:

“我和他以前是恋人。”

“那为什么要分手呢?”

“不是,以前是恋人,现在是夫妻。”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114)
©阿辰__开学长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