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辰__开学长弧

阿辰透明文手开学长弧潜水不定期诈尸中

APH/杂食党/黑篮/青黄/紫赤/双黑太中/快新/沉迷ac秀业不能自拔/业君最帅业君俺嫁

中考,沉迷学习取关随意

【秀业】睡在我上铺的宿敌(下)

嗯把下赶完了也发上来……

02

没和赤羽业同宿前,浅野学秀一直坚定地认为对方就是个性格难搞的智障。

而现在他发现赤羽业不仅难搞,还TM小学生。为什么这么说,有游戏机为证。

某天浅野学秀没去吃饭,然后他走进宿舍就看见赤羽业坐在床边拿着他的红白机摁摁摁,对方抬起头来闲闲地瞥他一眼:“会长不吃饭小心身体垮掉——听说优等生都是弱不禁风身娇体软的噢。”

噢那你好棒棒哦,你是不是直接把你每天午吃面包的举动给忽略了啊。浅野学秀挺想拿着自己在小卖部买的面包怒怼一下赤羽业,然而考虑到风度问题不得已而收手。

“很好玩?”

“嗯。”

看着宿敌连头都没抬起来一脸的专注,浅野学秀突然有一种想要问问对方“游戏重要还是和我说话重要”的感觉,挖槽这种情侣吃醋的打开方式是怎么一回事。他起身想要绕过对方从上铺垂下来的两条腿,然后一个不小心,“啪嗒”一声,赤羽业的拖鞋打到了他的头上。

“……”

赤羽业一脸歉疚真诚:“哎呀手滑,啊不是,那什么你别介意。”

浅野学秀呵呵冷笑两声,然后脑子一抽就拽住对方的裤脚猛然发力。被瞬间偷袭的赤羽业没有一点点防备地从上铺滑了下来,然后凭着一年来的训练瞬间转身完美着陆,而他手中那台在夏日祭典上骈来的游戏机却未能幸免,在冰冷的地面上结束了它短暂又光荣的人间旅程。

神清气爽的浅野学秀刚想转身走开,就看见赤羽业和善后隐藏着巨大阴翳的笑容。他镇定地扯出一个笑脸:“不好意思,我也手滑了一下。”

“没关系没关系,”黑化状态的赤羽业活动了一下腕关节然后迈步向他走来,“不过浅野君你知道吗?我要是今天让你活着走出这间宿舍那可就太对不起我的格斗技老师了。”

“……等等,你冷静一点。”

浅野学秀在对方的拳头袭来之前只来得及丢出这句话,眼见自己的头部与墙面距离越来越近,他果断地放弃了蛮力抵抗伸手揽住了对方的腰。赤羽业显然没有预料到这一招因而明显地愣了一下,浅野学秀放在他腰上的双手猛然发力,两人保持着诡异的姿势双双倒在床上。

刚刚推开门走进宿舍的榊原莲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我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

然后他收获了狼狈起身的赤羽业的一记眼刀,以及自家会长诡异的笑容。

他镇定地走出了宿舍。

“喂,美和子吗?今天我能不能去你家住?呃,那个,宿舍里有点不方便……”

03

浅野学秀常常觉得,自己的宿敌小学生不说,还对周围的事物丝毫不上心,连对学习也是如此。

直到有一天晚上熄灯后他走出宿舍发现赤羽业居然在走廊上看书。

“你……?”

“明天考数学啊。”对方抬起金橙色的眼睛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光线问题,浅野学秀总觉得他的眼睛比平时还要亮,还带着几缕笑意。

“浅野君不会以为我从来不复习吧。”

“咳,”浅野学秀莫名觉得心跳有些加速——无人的走廊和昏暗的灯光,这实在不是一个好的谈话地点。“你继续,我先回宿舍了。”

“等等,”对方在他身后突然出声,“浅野君,你过来一点。我有句话想和你说。”

浅野学秀瞳孔急速缩小,感觉自己面部发烫。他转过身,感到少年的发梢蹭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的气息在耳边轻轻吹拂。

“草拟粑粑。”赤羽业轻声说道。

“……”


隔天,楼下小黑板贴出告示:3306某两位同学因在熄灯后大声吵闹斗殴,影响了同学休息,造成影响极坏,罚扫三楼走廊一周,望同学们引以为戒,文明住宿,不吵不闹。

浅野学秀:这室友没法儿当了。

04

月假,宿舍楼里人声鼎沸。

榊原莲从浅野学秀身边跑过时停下来问道:“诶会长你不收东西?”

浅野学秀冲他摇摇头。“我留校。”

“哦哦,”榊原莲点点头,“真巧,我也不回家。”

“……”浅野学秀打量着自己的下属思考在三天内要怎么才能把他的利用价值榨干殆尽,“你也留校?”

“不是,去美和子家玩。”对方笑的一脸甜蜜地拨了拨自己炸裂的发型。

“很好,”浅野学秀点点头,“做的时候记得带套,怀孕被发现校方要严肃处理。”

“……”

回到宿舍,人几乎走的一个不剩,只剩赤羽业在摁他新买的,或者说他不知从哪儿新拐到手的游戏机。见此情此景,浅野学秀有些疑惑地开口:“赤羽。”

“干嘛。”赤羽业眯起了眼睛,浅野学秀觉得他看向自己的目光要是能翻译成实意的话那就是“挖槽你个逼崽子又要怼爸爸心爱的游戏机做什么”。

“你留校吗?”

“对啊,反正家里没人。”

浅野学秀突然觉得有一股不知名的情绪占据了自己的脑海。他微微勾起嘴角,正思考着要说些什么话题作为开头,就看见赤羽业拿起手机接通了一个来电:“喂,小渚?……对对,三楼西面最靠右的那间,哦我看见你们了。”

……?

多年之后,浅野学秀仍能回想起那天被三年e班众人所支配的恐惧——看着将近二十个穿着诡异迷彩服的人用与赤羽业开学那天一模一样的方式翻进房间踩在榊原莲的床上然后稳稳着地,他的内心或可称之为崩溃。其中一个扎双马尾的蓝毛小矮个在看见他后疑惑地转头问仍淡定端坐于铺位上的赤羽业:“业君……?你不是说你宿舍里没人吗?”

“我不知道他也留校啊。”赤羽业异常理直气壮地耸了耸肩。

“哦,就是说你们要两个人独处三天?”一个面容清秀神情猥琐的金发女生笑着说,“那你们好棒棒哎,吸吸。”

“吸吸你个头。”

所以这是集体同学聚会?哦你们也好巨几把螺旋阿姆斯特朗达摩克里斯棒哦。

世界上最气人的事之一就是有一群人占了你的房间,而你还不能打他们——因为打不过。

嗨呀好气哦。

浅野学秀开始思考是不是该在宿舍楼附近安排个电击防盗网。


目送一大群发色奇异装束诡异的人偷偷离开了之后,得以解放的浅野学秀抬起头问赤羽业:“同学聚会?”

“是啊,还真是谢谢会长能让我们用房间。”赤发少年笑眯眯地从上铺往下看他。

“没什么。”浅野学秀的心中浪起潮涌,然而澎湃的心思在听到熟悉的电子音效后只剩下了愤怒。

“赤羽,你-他-妈-就不能消停一会儿?”

“哎浅野会长别生气嘛,其实我有一句话想和你说。”

呵呵呵,又来这招。浅野学秀内心呵呵冷笑,以为我不会Ctrl+V是吧。

“我知道,草拟粑粑。”浅野学秀面无表情地接话,然后抢在上铺的人点头时猛地一把拽住对方的裤脚往下拖。第二次被偷袭的赤羽业显然要有经验得多,他眼疾手快地伸出手将游戏机往床上一丢,然后一转身就被浅野学秀摁在了床上。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正好,我也有句话挺想对你说的。”望着身下人一瞬间涨红了脸呆若木鸡的样子,浅野学秀心情大好。他俯下身,感受着对方急促的呼吸:“你知道吗赤羽?睡在我上铺的人,其实还有一种断句方法。”

“……啊?”

“睡,在我上铺的人。”

Fin.


最后一段是有原文出处的……但是因为年代太久我也忘了是哪个段子里的了【捂脸】

话说,学秀在文里对业君做的事我是亲身经历过的……从上铺拽人腿真的很吓人所以大家不要模仿【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137)
©阿辰__开学长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