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辰__开学长弧

阿辰透明文手开学长弧潜水不定期诈尸中

APH/杂食党/黑篮/青黄/紫赤/双黑太中/快新/沉迷ac秀业不能自拔/业君最帅业君俺嫁

中考,沉迷学习取关随意

【秀业/哨向】哨兵向导搭档的正确打开方式

标题已废,勿喷。

业君的设定是战斗型向导……这个设定貌似挺常见的?所以我也没想到去给谁要授权……如果有好心的妹子发现是哪位大大独创的还请告诉我然后我好删文,毕竟内心还是很怕侵权这种事发生……

我废话真多

 

 

Q1:请问您的搭档是谁呢?

每个哨兵都应在觉醒期后尽快找到一个向导结合,以防止无法控制自己的五感协调,这是尖塔第一堂生理健康课上就会强调的常识。

所以尖塔在新一批哨兵与向导觉醒后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他们两两分组,并鼓励他们自由寻找伴侣,必要时甚至可以使用一些特殊手段使其强制结合。

然而有些时候,事情的境况总是会更复杂一些。

中村莉樱坐在桌前,望着面前的一大沓材料头疼地皱眉。身为现任尖塔最高统治者“死神”的得力助手之一,分配哨兵向导的组合也是她常常处理的工作之一。通常来说,成为搭档的哨兵与向导最需要的就是默契及和谐,这是他们合作甚或结合的情感基础,然而中村莉樱现在正面临着一个十分难以抉择的场面——

向导在尖塔里的任务通常是用于调节哨兵的情绪、进行精神安抚,不过也有极其稀少的战斗系向导,他们能致使哨兵进入精神暴动或是紊乱状态。这样的向导在尖塔里就像是一柄双刃剑——他们完全可以在战斗中独霸全场,即使对上哨兵也不足为惧,难的就是如何给他们找到一个合适的搭档。中村莉樱不知道历史上其他有名的战斗系向导性格是怎样的,但是她敢保证,就她认识的这一个,一个不爽能直接废了自己搭档的脑袋。

她趴在桌子上哀叹一声:“赤羽业啊赤羽业,你怎么这么难搞——”

一旁同样负责人事的矢田桃花探头过来,疑惑地瞥了中村莉樱面前分成两叠的材料一眼:“这个还用考虑吗,莉樱酱?不管怎么想都是小渚最适合和业君搭档了吧。”

中村莉樱抬起头来。确实,潮田渚和赤羽业一向要好,两人的友谊即使在觉醒后也延续至今,她敢保证赤羽业绝对不可能对潮田渚做出什么事……哦恶作剧除外。在这之前,她也和矢田桃花一样坚信潮田渚无疑是赤羽业搭档的最佳人选。但是……

她望向右手边的材料,照片上橘发青年的神情冷毅高傲,长相与办公室墙面上高高挂起的“哨兵实力排行榜”上的首位如出一辙。

选最稳妥的还是更有趣的,真是两个难以抉择的选项呀。

Q2:两位是以什么依据成为搭档的呢?

很多年后,当赤羽业早已和自己的哨兵搭档勾搭成奸大放闪光弹时,潮田渚好奇地问中村莉樱,当年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在最后关头改变了主意。

中村莉樱略一沉吟,答道:“那大概是因为……我当时正好在吃强强CP吧?”

潮田渚:“……”

Q3:得知搭档对象时的心情是怎样的呢?

在收到搭档讯息后的第一时间,赤羽业就走进了中村莉樱的办公室,然后带着平和的笑容站在她的桌前开始撕那本中村莉樱冒死溜出尖塔在comet展上排了五个小时的队买到的前矶R18大合集,直到中村莉樱尖叫着跪下揪住赤羽业的衣服下摆开始嚎啕大哭着唱征服才停下手里动作。

“我我我怕你了还不行——你想啊,你讨厌对哨兵进行精神安抚,正好他的精神强大到不需要向导的安抚,你们两个一组不是正好嘛,战斗力提升的多快不是?唉哟亲爹啊不是亲爷爷啊您别撕了行不行……”

赤羽业点点头一扬手里的纸片,给了中村莉樱一个微笑附带一个“你自己体会”的恐怖眼神。

走到门边时他眼神一暗,有一个随时供于挑战的对手固然有趣,但七年服役生涯的搭档,需要的不是实力相当,而是信任与默契。要他和浅野学秀实现这一点,恐怕有些困难。

——这么想着的赤羽业一点也不知道未来几个月他就要被翻来覆去地打脸不知道多少遍。

Q4:旁人是怎么看待您与您的搭档的呢?

当听说赤羽业和浅野学秀成了搭档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哈哈大笑。这两个人并肩作战,简直比潮田渚是男生的可能性还小。

……虽然他好像的确是的。

然而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赤羽业和浅野学秀的办公桌放在了一处,他们一起出现在训练场进行双人格斗训练,甚至还经常在一处交谈——虽然只要靠近一点,就能发现他们交谈内容的99%都是毫无意义的斗嘴与互相嘲讽。

世界末日都没这么恐怖啊,尖塔里不知道多少未结合的向导和未觉醒的小姑娘都哭得哗哗的,说好的宿敌设定是被抹杀了吗。

两位当事人倒是要显得淡定很多。

“别给我拖后腿怎么都行。”

“呵呵浅野君好哔哔棒哦要不要我给你一个精神暴动。”

Q5:平常是如何与您的搭档相处的呢?

不管怎么说,在磨合了一段时间之后,二人的搭档生活还是很和谐的。

例如,午间休息时间:

“赤羽业,我是不是和你说过,不要给我的狮子喂猫粮?”浅野学秀阴沉着脸,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

对面的人笑眯眯地摊手:“这可不怪我——要知道你的狮子是自己蹭过来的。还有,不要老是觉得它蠢,它比你聪明多了。”

平日里威风凛凛高傲自持的金毛狮王此刻却趴在红发少年的膝头挥舞着爪子要去抢后者手中的一根鱼干,摇头摆尾的谄媚样简直就像是从狮子变种成了狮子狗。赤羽业伸出手捋了捋它头顶上的毛,它顿时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更卖力地往对方怀里蹭。

浅野学秀黑着脸望向对方,却收获了赤羽业的一个眨眼附带恶劣的笑容,顿时他感到一阵愤怒加恶寒:赤羽业这是在挑衅自己,在挑衅……该死的他干嘛没事眨眼睛?!嫌自己招蜂引蝶得不够?!

金狮形态的精神向导顿了一下,然后更加激动地往赤羽业怀里扑。

再比如:

“他|妈|的能不能不要把我的猫抱在你怀里?”赤羽业黑着脸,“这是我-的-精-神-向-导,不是用来给你暖膝的!”

“它自愿的,你可以让它回去。”浅野学秀的目光根本没从公文上离开,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抚着膝头眯缝着金色眼睛、看上去怡然自得的黑猫。感应到赤羽业的精神召唤,后者懒洋洋地起身,在浅野学秀怀里状似不舍地蹭了又蹭,才跳上赤羽业的肩头。

赤羽业觉得自己很想揍人,他的神情就像是在思考要把自己的精神向导煎炸烹煮炖还是干脆扔下塔。

同一个办公室里的潮田渚茅野枫中村莉樱寺坂龙马等等其他哨兵向导,不论有结合的没结合的,统统无语闭眼或是仰头望天——连精神向导完全反映内心真实想法这种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你们生理健康课是怎么拿到A的啊?

身为当年在学校时对赤羽业表面不屑内心仰慕的单身哨兵,寺坂龙马曾经无数次和中村莉樱申请把这两个人调到另一间办公室,或者单独给他们一间双人办公室算了。不幸的是,中村莉樱一次都没同意过。

废话,他们俩走了中村聚聚的秀业本上哪儿找素材啊。

Q6:一起进行任务时是否出现过意外呢?

听说所有向导在执行任务时都会至少出一次意外,或是突遇结合热或是被敌方注射向导素进入精神紊乱,当然这一切都是铺垫好让他们的哨兵搭档来英雄救美然后顺理成章地开始啪啪啪片段……当中村莉樱将这段总结已久的慷慨陈词念出来时赤羽业啪地给了她一个爆栗。

妈的这死女人简直就是乌鸦嘴。

精神网络分离崩析成碎片,平日里强大的精神掌控力此刻陷入崩溃状态,所有脑细胞好像都在叫嚣着什么,当然这些都抵不过看见那家伙冲自己走过来时交错复杂的情绪。

明明身体控制不住地想要靠近,理智却只能抗拒——自己清楚得很不是吗,要是此刻一个松懈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话,以那家伙对弱者尤其是向导的厌恶性,肯定会把两个人的距离延长到无限远。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啊,曾经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那个人面前完全失去了效力。

正在想着要不要自己给自己来一下好昏过去一会儿什么的,身体突然被人大力托起,有什么东西算不上温柔地撬开自己的牙关,然后一阵冰凉的空气被送了进来,一同抵达的,还有那股自己再熟悉不过的——

信息素的味道。

“……怎么可能。”

这是赤羽业在昏过去之前脑子里最后的念头。

醒来之后身体的异常感消失得干干净净,身体中的向导素也没有再发挥它那强大的威力。尽管如此赤羽业还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比如……

“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自觉的想靠过去的感觉……算了当我没说。”赤羽业在持续低气压了几天之后终于忍不住去找友人咨询。

“很正常的啦业君,”对方温和地笑笑,“枫她刚被我标记完的时候也特别喜欢靠近我……刚经历过标记的向导都这样,这没什么。”

“……等等,”终于觉察到不对劲的地方,赤羽业一脸震惊地抬起头,“我被他标记了?”

“是啊,那天不是刚好你在做完任务后出现了结合热,所以他暂时标记了你嘛。”潮田渚一愣。

“……”

等潮田渚回神时身旁人已经红着脸匆匆走远了。

Q7:两位最后在一起了吗?告白过程是怎么样的呢?

“喂,你把我标记了怎么也得赔偿点儿什么吧。”

“我那可是在帮你啊,”看着面前人强装淡定嘲讽实则红晕满布的脸浅野学秀忍不住笑出了声,“不过硬要说的话……也没什么可以给你的,”

“你觉得把我赔给你怎么样?”

Fin.

小剧场:

秀:把我赔给你怎么样。

业:蠢拒【冷漠.jpg】

秀:……

哇,那你好棒棒哦,科科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141)
©阿辰__开学长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