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万年求勾搭

阿辰透明文手开学长弧潜水不定期诈尸中

APH/杂食党/黑篮/青黄/紫赤/双黑太中/快新/沉迷ac秀业不能自拔/业君最帅业君俺嫁

【秀业】情敌关系

 @夜九   小天使点的情敌梗,拖了这么久才写真是斯密马赛……我有罪我忏悔【跪】

 

 文风傻逼慎入




他们相遇在葬礼上——赤羽业一身黑色的西服,不同于浅野学秀规整的西装三件套,他总是能用出人意料的方式把正装穿的一点都严肃不起来,比如他现在歪歪斜斜的条纹领带和露在外面的衬衫下摆。他抬起眼来,表情漫不经心得好像只是刚去了一趟酒吧而非参与这个葬礼时人人统一的悲痛又肃穆。他咧开嘴,哟,浅野君。

 

浅野学秀没有回应他,他只是凝视着对方没有焦距的眼眸,看上去吊儿郎当的表情却完美地掩盖了真实的想法。浅野学秀不讨厌浅色的眼睛,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的喜欢,因为那样的眼睛通常澄澈得让人一望就懂,但赤羽业的眼睛不同,那双剔透的漂亮眸子仿佛在阳光下曝晒过度的照片,明明摊开来一览无遗却根本无法辨认内容。浅野学秀十分清楚那双眼睛背后蕴藏的是什么,无非是支离破碎的悲恸或是脱力,赤羽业逞强的太过完美,以至于身旁最亲密的人都常常无法知晓他的真实意图,当然这个身旁人不包括浅野学秀。

 

他伸出手握住对方的手指,两人指尖都带着寒气,像是这个深秋给人的凉薄感观。

 

“去喝一杯怎么样。”

 

 

 

“她操贜蛋的怎么就那么死了——那个人,眯着眼睛一脸婊贜子地笑,嘴唇一张一合在吐些什么,脑袋上只剩下干枯的几根毛,该死的,她就那么死了,那个婊贜子,死了。”赤羽业靠着酒吧外墙语无伦次地嘟囔,手中捏着一只威士忌瓶子,脸颊泛着红晕,说话的腔调好像要哭出来而眼底却笑意流转,“我们一起爱她爱了三年,然后她死了,死于癌症,死在另一个男人的怀中。哈哈哈。”

 

“这些话你已经重复快一个小时了,安静点儿。”浅野学秀点燃了一支烟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事实上他并不是很喜欢烟叶在口腔中弥漫的味道,但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就养成了这种习惯,好像抽一支烟就可以迅速冷静下来一样。

 

这是他们认识的第十个年头,浅野学秀和赤羽业,从少年一路走来他们已经认识了十年——互相看不起,辱骂,嘲讽,比较,抢夺对方的东西——还包括争抢同一个女人。当然,最后他们谁也没有得到她。浅野学秀和她宣布家族联姻的当日恰好是赤羽业向那个女孩示好的后一天,这个不知巧合抑或有意为之的事件成为他们刻在骨子里的敌对的完美最后一笔。不过最后,他们谁也不是女孩生命中的男主角。

 

他转头看向一旁显然已经醉得不成样子的人。喝醉之后的赤羽业显然要没有防备的多。浅野学秀一闭上眼就可以精准地在脑海里描绘出赤羽业喝醉之后的样子,不同于平日里漫不经心的眼眸那双眼睛目光灼灼,亮的像是要把人染成灰烬,却又奇异地让人想起森林里一脸警觉的掩盖在重重灌木丛后的小动物的眼睛,想要靠近你但又有些胆怯的样子。那双眼睛是世界上最可爱也最恶毒的眼睛。

 

“所以现在要怎么办?”赤羽业眯起了那双漂亮极了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浅野学秀,“是从此做两个陌生人,还是——干脆再去找一个女孩儿继续目前的关系?”

 

“你可真有闲心。”

 

“那是,”赤羽业偏过头,揉乱了用发蜡竖起的刘海,让那些碎发重新散乱在额前,就好像他国中时的发型。他笑容殷殷,十年来除了棱角更显分明之外几乎毫无变更的脸蛋让浅野学秀看得一阵恍惚,“我们还年轻——我和你。还有着时间可以浪费。”

 

浅野学秀挑眉,他在墙面上用力摁灭了忽明忽暗的烟头,转过身捧住了自己的情敌的脸。

 

“其实我有一个更简单的解决方式。”

 

不同于唇与唇激烈的碰撞与挑逗也不是轻柔的浅尝辄止,说不清是谁先开的头,他们甜蜜又悠长地交换着彼此的吐息,舌与舌互相在对方的口腔中搅动,就好像一开始他们就是彼此最亲密的爱侣。

 

“不做情敌,做情人不就好了。”

 

赤羽业没有告诉浅野学秀,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眼里那个女孩和对方的位置已经偷偷地互调;同样,浅野学秀也没有告诉赤羽业,他从一开始,就只是不愿意看到走在赤羽业身边的是她。

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58)
©辰-万年求勾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