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辰__开学长弧

阿辰透明文手开学长弧潜水不定期诈尸中

APH/杂食党/黑篮/青黄/紫赤/双黑太中/快新/沉迷ac秀业不能自拔/业君最帅业君俺嫁

中考,沉迷学习取关随意

【秀业/中篇】Jilted 02~03

标题是【被抛弃】的意思

几百年没有动笔我早已忘了装逼酷炫的文风应该怎么写

设定为职员秀x作家业,业第一人称视角

00  01


02


不得不说中村是个很会激励人心的人,至少被她一折腾我终于精神了起来。我们蹲在地上捡了半个小时的酒瓶。然后她进了厨房用自带的食材煮了一锅面给我。


我蹲在茶几旁捏着速食筷盯着氤氲的白气发呆,中村在一边哒哒哒地用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指尖摁着手机。


“奥田最近要来东京参加科研交流。”她咬着右手的指甲边说,“她问我有没有合适的房子出租。”


“你干嘛不把她带去你家?”我懒洋洋地挑起一根面条吹了吹,“你们还可以睡一张床。你需要尝试,亲爱的,说不定lesbian才是最适合你的。”


“你给我闭嘴,”她抬起头来瞪我,“我向她推荐了你现在的房子,记得把这儿收干净点。”


“为什么啊?”我被吓了一跳,“不——你不会这么做!告诉我你不会!”


“我会,”中村冷酷地打断了我的哀号,“业,你需要改变。我不介意你搬出那栋房子,但你要有一个新室友。”


我倒在沙发上用手臂遮住眼睛,“那你有没有告诉她她的同居人是个刚刚失恋——自怨自艾——并且不打扫卫生的人呢?”


“得了,放松一点,她只住两个月就回去。”她站起身来理了理裙摆,笑着冲我打了个响指,“再说,凡事往好的方面想,说不定她能帮你做饭呢?”


说着她砰地一声甩上了门,徒留我对着那锅面条发愣。


03


我的新室友在一天后抵达,为了中村小姐的威胁(“你要是不去车站接她就别怪我对你灰暗的内心再补上几道伤痕”)我不得不在衬衫外面套上了薄毛衣,像个游魂似的出了门。十一月份的风和刀子没什么两样,我不禁开始怀念浅野学秀的那辆银色雪弗莱,天知道我有多久不是被它载着上街了。即使是分手之后我也得承认那是一辆保养得很不错的车——事实上只要我稍微闭上眼睛都能看见那些星期日的下午浅野学秀蹲在院子中央对着它又擦又洗,我斜倚着门框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天。说我连当时阳光照在车身上使水珠反射出如何晶莹的光线轨道都记得一清二楚那大概也不为过。学生时代的我一直为自己的好记性感到骄傲,此刻我却宁愿脑中不要有那么多与他相关的记忆。只可惜我一直忘不掉。我不是个足够洒脱的人。


我步行到了车站,站台上人群熙熙攘攘,一辆列车刚好到站。我看见一个戴眼镜的紫头发女孩儿向我挥手。是奥田爱美。


我拉住她的手把她从人群中带出来,顺手帮她接过手上的行李。她冲我笑笑,我刚想开口寒暄就听见身后一个低沉的声音。


“业。”


奥田面色陡然一变,我猜她会有这个反应多半是因为已经从中村那里听到了关于我被劈腿的悲惨事迹,那个死八婆。当然我现在根本没心思去找中村计较。从听到浅野学秀的声音起我的心脏就跟停跳了没什么两样,血管中流动的血液似乎在一瞬间凝结,身体发冷手抖得厉害。十一月的寒风未免太过厉害,抑或是我的衣着有些过于单薄。


我非常清楚我现在是什么样子——穿着随意,皮肤苍白,整个人看上去病恹恹的犹如脱水的植物。当然,很符合一个分手后的伤心人形象。浅野学秀以前常常喜欢唠叨他把我从一个亚健康的苍白文学青年养到面色红润是多么不容易,而我只花了一周时间就成功恢复了原来的不堪。我不想回头,谁知道他看我的目光是不是怜悯抑或轻蔑。


手心传来细微的温暖触感,我一愣,突然意识到一直到刚刚我都还抓着奥田的手,刚想放开便惊讶地发现她一下子把我的手握得更紧。我感激地看向她,随后回头冲浅野学秀点了点头,他用那双紫色的眼睛直视着我——和奥田一样的紫色眼睛,却给人感觉截然不同。曾几何时我是多么喜爱被这双眼睛注视着的滋味。


“是浅野君啊,”奥田用轻快的语气笑着说,同时把我的手臂微微圈住,“好久不见。”


浅野学秀笑笑,没有移开视线:“好久不见,奥田小姐。”他看着我道,“你搬走了?”


我抿了抿嘴没有说话。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呼唤。


金发碧眼的外国女孩一边笑着直呼浅野学秀的名字一边从我身后跑来,浅野学秀对她回以一个笑容,我发现我无力到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他的笑容中是不是充斥着宠溺与甜蜜,就像以前他对我的笑容,甚至更温柔。奥田小声地叫了一声业君,我冲她点点头:“走吧。”


我牵着奥田的手转头迈步。我不知道浅野学秀是否还在我的身后注视着我,或者他早就和那个女孩牵着手走远了。


TBC.

没热度的话就很尴尬了【深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47)
©阿辰__开学长弧 | Powered by LOFTER